近期,沈阳城市建设学院曝出学校强制学生到富士康实习,一个月多月后的今天,相似的情况在河北中国地质大学长城学院再次上演,而这次,学生甚至在临行之前还不知道自己被安排去哪个工厂单位,具体做什么工作。

  学校通知实习:不去拿不到学分影响毕业

  “我们6月收到通知,说开学要去苏州实习,从9月一直到12月末,四个月。具体什么单位没有通知,学校也根本不给你发文件,直接是辅导员让班长在QQ群里通知。”林波(化名)是土木工程专业大三升大四的学生,他说,目前学校已经统一开始给学生买去苏州的车票。

  在林波提供的QQ截图里,未来网记者看到其班长在通知群里发布的“关于苏州实习通知”,主要内容为:

  1.除了考研的必须去(考研不过线的,明年1月份接着去补实习,否则同样视为拿不到学分)2.除此之外的必须去,否则拿不到学分,影响正常毕业。现在统计准确的考研名单(之前如果有人签所谓的考研协议,都不起作用,以本通知为准)

  学校初步确定8月29日-9月6日分批走,具体那(哪)批根据人数安排。

林波收到的实习通知。(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林波说实习都是以这种形式通知,从6月初第一次发布实习通知到最近的一次,都没有明确告之具体地点、实习内容,更没有说明工资工时等,而且他们对于实习单位根本没有选择权,都是学校统一安排,不去实习可能拿不到毕业证和学位证。

  当记者询问是否与学校签订了实习协议时,林波表示并未签订实习的三方协议,但是学校下发了《中国地质大学长城学院顶岗实习申请表》和《学生外出实习、培训安全协议书》,要求学生到了苏州后统一填写。

  记者发现,《申请表》学生意见一栏写道:我自愿到xx单位参加实习,保证按时完成实习任务,实习期间注意安全,个人安全由本人负责。而《协议书》中只规定了甲方:中国地质大学长城学院和乙方(学生)安全事宜的责任义务,并未提及实习单位的具体信息。

  “听说我们是到江苏的一个电子厂实习。”林波告诉未来网记者,后来有学生私下询问辅导员时也证实了这一点,工厂的名字疑似为“和硕”。未来网记者在地图上搜索苏州境内含“和硕”的电子工厂,发现有和硕电器公司和和硕联合科技。其中,记者并未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找到和硕联合科技的相关注册信息。

  “学校强制要求学生到江苏的电子厂实习,我孩子是学土木工程的,怎么能安排到电子厂实习呢?”林波的父亲很质疑学校的安排。而林波告诉未来网记者,很多同学都对学校的实习安排不满,一方面是认为专业不对口,另一方面则是学校强制实习不给学生自主选择权的态度。

学生们在贴吧反映对实习不满。(图片来自贴吧截图)

  未来网记者在中国地质大学长城学院的贴吧论坛里也发现了不少反对的声音。有人表示:真的快烦死了,有必要去那样长的时间嘛,还去那样远,从来不考虑我们的感受。而有的人表示自己已经完成或正在当地实习:一天实打实12小时,连轴转,顿顿豆芽菜。

学生们讨论学校实习。(图片来自QQ截图)

  暑假突然通知实习 刚回家里又到单位报到

  实习的不只是林波他们一个专业一个年级,而是“大三大四,好几个系”都需要实习,林波估计“一共得上千人”。除了8月底9月初将要出发的这一批,6月份已经有一批学生被学校安排到扬州实习。

  刘佳佳(化名)是管理系学生,学校今年6月安排他们到扬州的美团参加为期4个月的实习,工作岗位是话务员。刘佳佳说,他们6月初快放暑假时接到学校通知,要求20天后到扬州实习。当时家在外地的同学已经买了回家的票,回了一趟家20天后又不得不折返到扬州。

  “白班最早是7点上班,5点下班,晚班最晚是下午5点到凌晨3、4点。”刘佳佳向记者描述其实习情况,白班的午饭从10点开始,45分钟内完成,10点45到下午5点都在不停工作。

  “我们不是自愿去实习的,我们原本的计划都被实习打破了。”刘佳佳说,他们有同学本来计划利用暑假考证和考公务员的,但是学校以毕业证“要挟”就不得不来参加实习了。

  是否能自主实习? 学校:上课也不能说自学吧

  了解到情况后,未来网记者根据林波提供的电话,致电林波所在的土木工程专业的一位杨姓主任。

  “(实习)的事情是有,但是我们不是强制实习。你可以到我们学校看看是哪些学生愿意去,哪些学生不愿意去。100个人有1个人说不愿意去,那你听到的是不愿意去的。希望你来我们学全面考察一下。”该杨姓主任回复表示。

  当记者询问是否是除了考研的其他学生都必须去时,杨主任称:“我们要求都去,除了有其他任务的。”至于有哪些任务的学生不用去,杨主任表示“在电话上说不清楚”。

  另外,当记者表示教育部规定院校开展实习活动,学生可以经本人申请,学校同意后,自行选择顶岗实习单位,而并非必须到学校安排的实习单位时,杨主任立刻强调自己只“负责行政管理,不负责教学”,并表示自己的解释已经超出职权范围,希望记者找学校宣传部门了解。

  对于学校是否近期就要将学生送往苏州开展实习,杨主任连连否认表示:没有定什么日期走,也没有确定有多少人。当记者希望进一步了解学生要求到其他单位实习是否会影响毕业和是否有专业不对口的情况时,杨主任挂断了电话。

  不久后,一位自称长城学院办公室负责人的人联系记者。他告诉记者确实有一部分学生参加实习,这些都在学生的培养方案里面。当记者询问学生是否可以根据情况自主实习而不参加学校统一的安排时,负责人反问:上课也不能说自学吧。

  对于有学生反映强制实习等问题,他建议学生要先跟系里联系,“我们有自己的二级学院,先联系通知他们的老师。”

  记者随后联系河北省教育厅计划反映相关情况,但多次致电无人接听。

京ICP备11007930号